龙港网站建设龙港网站制作龙港网站设计龙港做网站,尽在明轩网络:http://www.lgwzjs.cn
活在网店世界:淘宝职业卖家调查
编辑:龙港网站建设    发布时间:2012-6-25 0:58:26    浏览量:2456

提到网上买东西,绝大部分年轻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上“淘宝”——流量巨大的买家群,自然催生出无数的小卖家,这里已成为许多年轻人网络创业的“起点”和“据点”。

  根据淘宝网(微博)提供的数据,截至2010年底,注册用户达到3.7亿。据国内第三方机构IDC统计,截至2010年底,已有182.3万人通过在淘宝网开店实现了就业,而这个数字在2007年时仅11万,2009年底为80多万。有专家乐观估计,到今年年底可能会超过300万。

  许多人非常羡慕“淘宝店主”这份职业,宅在家里点点鼠标,轻松月入万元。“百万卖家”、“千万卖家”的“神话”让年轻人义无反顾投身“网店”。但,创富真的如此简单吗?这一群规模庞大的、以网店作为唯一职业和谋生手段的小卖家,他们的生存状态究竟如何?

  本报记者 历时数月,走进申城几十位淘宝职业卖家的工作和生活。他们之中,有年入百万的明星卖家,也有黯然离场的失败者,他们在忙碌什么?思考什么?焦虑什么?本文试图揭开一个真实的网店生存世界。

  忍受不了孤独就别进这扇门

  线上,是一个热闹非凡的世界,数以万计的店铺,眼花缭乱的商品,让人流连忘返。但线下,无数小卖家分散在全国各个角落,就像是一座座孤岛,彼此没有联系,对外的唯一出口就是服务器另一端看不见的客人

  陆骏卿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:清晨5点起床,整理昨天在网店里接到的订单,然后打电话给工作人员,告诉他们下地采摘多少蔬菜、活杀多少鸡鸭;9点整,崇明绿华镇上的受雇车辆准时开到家门口,将这些生鲜食品运往上海市区的客户家中;9点起至晚上11点50分,网店对外营业,他得待在电脑前照看一下,期间继续整理订单,准备下午要发的货;晚上12点开始算账,直到凌晨1至2点入睡。

  这样的生活,已经持续了近两年。除了周末接待来“考察”的客户,陆骏卿基本就是“宅男”一枚,足不出户,与电脑“常伴”。

  外面的人可能都很羡慕:不用去上班,不用看上司的脸色,给自己打工,多好!但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网店店主都这样描述他们的生活状态,“在一条孤独的路上越走越远”。甚至不少明星卖家告诫新人的第一句话便是:如果你忍受不了足够的孤独,就别进这扇门。

  孤独的选择

  陆骏卿、陆新艳夫妇是一家名为“崇明美食城”的网店店主,主要售卖家禽、河鲜、散养蛋品、有机蔬菜、五谷杂粮及崇明特色食品。2009年10月11日起开店至今,小店已进入高速成长期,雇了工人,注册了公司,年收入可达10万多元,但即使如此,家中父母的态度依旧不明朗。

  他还记得,当初准备开网店时,双方的父母都跳脚反对,女方家长甚至对陆骏卿说:“每个月赚5000元,放着在市区好好的工作不做,回来种什么田?!你叫我女儿怎么出去见人?你叫我们的脸往哪里放?”

  在崇明,父母那一代在田里劳作了一辈子,深知养鸡养鸭赚不了钱。他们节衣缩食,把儿女送到市区读高中、上大学,就是不愿意下一辈将来重复他们的“老路”。可好不容易培养出了个大学生,现在却要重归农村,父母能不急吗?他们自然也不知道淘宝是什么玩意儿,但听得到邻居在背后窃窃私语:“肯定是在上海混不下去了,才回来卖鸡蛋的。”

  几个好朋友也“受雇”劝陆骏卿:“哥们,别钻牛角尖,开网店算什么正经工作?”

  但陆骏卿认为,在食品安全危机隐现的当下,农家自养的家禽、自种的有机蔬菜等一定能卖个好价钱,而网店可能是连接崇明农村和外界的一条捷径,“我做了调查,2009年淘宝上售卖生鲜家禽、有机蔬菜的崇明地区卖家几乎没有,是个大好机会。”

  不顾所有人的反对,陆骏卿辞去销售液晶电视机的工作,开起了网店,但夫妇俩还是妥协了一步:妻子陆新艳继续留在原单位工作。

  孤独的工作

  陆骏卿向他的理想迈进了一步,但他远没有想到,孤独不仅仅是指背后没人支持,还包括网店店主特有的孤独状态。

  刚开业时,一切都是新鲜的,装修网店、拍照上新、分析其他店铺的成功经验,生活很充实。但最初的激情过后,孤独感却突然将他淹没。

  那是开店第3个月的一天,早上9点开始,陆骏卿准时坐在家里的电脑前,对着屏幕发呆,整天都没有一笔生意;村里的年轻人都在市区工作了,他找不到人说话。

  第6个月,生意开始有些起色,但工作变得极为枯燥:清晨起床去镇上寄快递,9点起坐在电脑前接生意,晚上打单、装货、封箱,空着的时候就包裹鸡蛋——将气泡纸裁成一条一条,竖裹一圈横裹一圈,防止快递时摔碎。包着包着,听到熟悉的“叮咚”声(阿里旺旺),精神一振,立刻冲到电脑前查看——尽管大部分时间人们问的多,买的少。

  一天,他在网上闲逛,突然有所感悟:网络是个很有趣的东西,线上,是一个热闹非凡的世界,数以万计的店铺,眼花缭乱的商品,让人流连忘返。但线下,无数小卖家分散在全国各个角落,就像是一座座孤岛,彼此没有联系,对外的唯一出口就是服务器另一端看不见的客人。

  有一次,他看到一则新闻,说一个网店店主年纪轻轻就死在自己居住的屋里,很多天后才被人发现,死的时候还趴在电脑前。这则新闻对他的震撼很大:网店店主的生存状态究竟有多脱离社会,才会造成这样的悲剧?

  孤独的圈子

  2010年下半年,随着宝钢等一批大客户的“眷顾”,陆骏卿的生意进入“井喷”期,月收入达到5000至6000元。他注册了公司,雇了客服人员。年底,妻子陆新艳辞职回家帮忙,双方的父母见孩子们辛苦,也默默地帮着包装、封箱。

  有了家人的支持,这种孤独感被冲淡不少,但依然难以消失。陆骏卿觉得,自己像是被社会“隔离”的一部分人,生活的圈子,正变得越来越小,“最明显的感觉是朋友圈子没了。”他说,以前在市区工作的时候,隔三岔五会和同事吃饭,和高中同学聚会联络感情,但自从做了网店后,根本走不开,久而久之,和绝大部分朋友断了联系。

  今年初,陆骏卿夫妇参加朋友的婚礼,一桌子的人都谈着最潮的APP应用、最热门的网络游戏、去哪里休假、公司又出了什么新规,这些都让陆骏卿提不起兴趣,而他侃侃而谈的话题,朋友们也不感兴趣。

  但他实在找不到新的圈子。网店店主和实体店店主不同,实体店主工作中能接触到客人,但网店店主很少接触“活人”,客户只是通过一根网线、一块屏幕联络的“存在体”,是显示在阿里旺旺上的一个个代号,这个“社交圈”是虚无的,就算是多次购买的熟客,店主都未必知道性别。

  陆骏卿说,和其他卖家相比,他的情况算比较好的。周末的时候,会有客户前来参观他的家庭农场,“能见到真人”。

  和陆骏卿志同道合的新朋友,也很难找。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,如今做有机蔬菜、家禽类的店家不在少数,但陆骏卿一个都不认识,也从未打过交道。这意味着,在生意上碰到所有的难题,他都必须独自去思考解决,因为没有人能帮到他。

  明天是否会重返职场?

  位于曹杨地区的一处普通民宅,每天送快递的人来来往往。如果有心人仔细观察,会发现送进来的物件来自全球各地,走出去的却是标准的淘宝“出品”。也是在这栋不起眼的民宅中,每年的营业额已达到百万元,净利润达到30万元以上。

  这处民宅的租用人叫奚韦叶,是一位专职网店店主,主营二手相机、镜头。如果跟他再熟一点,你会发现,他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金融学专业,也因此,很多人都会补问一句:“这么好的学历背景,做淘宝店主,为什么?值不值?”

  信心来自“田忌赛马”

  和所有高材生一样,2007年毕业那年,奚韦叶是在频繁的求职应试中度过的,凭借优秀的学历背景,很轻松地敲开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“德勤”大门,成为让人艳羡的“白领”,拿着过万元的月薪。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,锻炼几年后晋升到管理层,或者跳槽到投行,都是很不错的前景。

  但奚韦叶的事业轨迹发生了转折。毕业那年,爱好摄影的他同时做了一份副业——在淘宝上开了家店,专营二手相机、镜头的生意。到2009年,网上兼职的收入已超过本职收入。

  敏感的他停下了匆忙的脚步,开始审视面前的两条“岔路”:一条是90%的高材生会选择的循规蹈矩的事业,另一条则是收益更好、风险也更大的网店生意。

  2009年6月,下定决心的奚韦叶辞职,“全职”投身网店。这件事一度让父母和周边很多朋友都看不懂,有朋友直截了当地跟他说:“你这样的精英开网店,太不值得了。”

  奚韦叶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,最后说服自己的是这样一个理由:“听说过田忌赛马的故事吗?如果别人的学历素质没我高,那么在电子商务领域,必然没我看得深看得远,我有信心比他们做得更好。”

  优势在于无法“复制”

  奚韦叶自己是个百万级别的卖家,也听说过很多“百万级卖家”的神话,但他并不看好那些卖衣服、卖首饰的网店模式,他觉得:“卖一件衣服只能赚十块几十块钱,摊子又大管着累,门槛很低容易被复制,搞得不好还容易出现低价竞争。”

  他做的是相机和镜头的生意,不是苏宁、京东等经营的那种大路货,而是二手老镜头、古董相机等稀缺货,比如宾得Pentax MZ-S胶片相机、徕卡M6等,主要针对高端用户,毛利润在30%左右。对于动辄几千元的相机和镜头来说,这意味着每卖一个,就可以赚500-1000元。“我一个月的销售量在150到200个,扣除人工成本等,三四万元的利润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奚韦叶的货源来自“全球海淘”,这需要良好的英语水平、关税知识和海外人际关系,这些是绝大部分网店卖家所不具备的,却恰恰是他的优势。“国外很多社区有yardsale(庭院特卖)、garage sale(车库特卖),卖相机、镜头的人往往不知道它们有多珍贵。我的朋友们会将成色很新的胶片相机、古董镜头以合理的价格收回来供货给我,然后在网上以其应有的价值卖出去。”

  创业的人更懂“创业”

  很多淘宝卖家抱怨,一年从头忙到底,每天忙得像疯子一样,这样的情况在奚韦叶身上一点也见不着,除了为“全球海淘”要日夜颠倒,大部分时候他都悠闲自得,一年之中还要消失几个月,背上行囊到世界各地旅游,把生意“丢”给客服处理。

  他很信任他的客服团队,这是一支由几个聋哑人组成的队伍。2008年店铺刚起步时,他就坚持用聋哑人士做客服,觉得这是应尽的社会责任。为此,他打电话给市残联,找到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年轻人,对方高位截瘫,原本除了复健,生活被打游戏填满,自从找到这份客服工作之后,不仅有了一份不错的收入,还逐渐戒掉了游戏瘾。

  当然,一个人旅行的时候,奚韦叶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:做网店的意义究竟是什么?为了赚很多钱吗?这是一方面,但不是全部。以此为基础做更大的事业吗?他并没有完全想好,尽管去年已注册了公司,但他仍不确定现在的这种经营模式能否规模化,“也许未来有一天我会全身而退,重返职场,把网店作为曾经的一份履历。”

  “那你是否觉得浪费时间?”我问。

  他想了想回答:“我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。店铺每往前走一步,我都会观察思考很长时间才会下手,这和创业一样,从来没有哪件事随随便便就容易成功的,这种体会只有创业过的人才更懂。”

  离场者:“钻空子”被无情淘汰

  今年3月,钟晓华(化名)终于决定关闭淘宝网店,离开这个波涛汹涌的江湖。如果再撑6天,这家小店就将迎来6岁生日。但面对每月净收入收缩至千元以下的现状,他知道,已支持不住了。

  钟晓华的店主旅程起始于2007年3月,刚从华东理工大学毕业的他决定“下海”,放弃了税后工资2300元的国企职位,成为大学生开网店的先行者。那一年进入淘宝网的卖家中,如今不少都是几个皇冠级别了,开起了公司,年收入高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。

  显然,钟晓华不是幸运的那一个。

  其实刚开店时,钟晓华的生意做得比别人都好。他瞄准的是数码产品,手机、相机、笔记本电脑、配件,样样都做,“我有个朋友能从水货渠道拿货,卖的手机、笔记本电脑能比上海市场的行货价格便宜30%-40%。”他说,像当时流行的夏普一款手机,行货售价4000元,而他挂上网的售价仅为2600多元。

  独到的眼光、高信用等级,使钟晓华的网店很快进入快速发展阶段。“生意最清淡的时候,净收入也能达到2000至3000元,寒暑假等旺季,每月8000元不在话下。”2007年、2008年是生意最滋润的两年,当时他想,如果照这个规模发展下去,2009年月收入应该能过万。

  可他并没留意到,市场悄然发生了转变。

  2009年,以京东、新蛋、易迅为代表的一批B2C网站突然发力,以迅雷(微博)不及掩耳之势将3C数码产品的消费者“收入囊中”。钟晓华傻眼了:网上卖数码产品,唯一的优势就是价格,然而京东、易讯等网站不仅价格低廉,还能提供发票和强大的售后保障,和他们竞争,就好像蚍蜉撼大树。

  这一年,有大批售卖电子数码产品的小店铺倒闭。下半年,钟晓华的净收入骤减6成。12月,他做了一个重大决定:转型,从卖数码产品转而卖眼镜,这也意味着需要放弃之前累积的所有资源,从头开始。他还是希望再闯一次。

  新的开始依然顺利。眼镜业是一块暴利产业,当时在淘宝网上销售眼镜的卖家很少,钟晓华又找准了利润的切入口——隐形眼镜,“消费者每次都会买四五盒,每卖出一盒可赚20元左右。”钟晓华的生意扶摇直上,每月净收入短时间内达3000元以上。

  不过,他没想到的是,自己犯下的又一个致命错误。早在2005年,食药监局已明确将隐形眼镜定义为医疗器械,规定经营隐形眼镜的单位必须具有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。钟晓华的网店生意属于钻了监管的空子。

  2010年11月底,淘宝突然收紧门槛,强制将所有在售隐形眼镜产品下架,钟晓华出售的产品也不例外,之后只能依靠积累的老客户做着“不能见光”的交易。他曾想过办一张“销售许可证”,但巨额花费意味着几年内别想赚钱。他输不起。

  今年3月,他终于决定关店,成为网店创业者中被无情淘汰的一员。他不知道和自己一样惨遭洗牌的卖家有多少,但清楚一件事,这里的一些盈利点,要么钻了市场的空子,要么钻了监管的空子,比如代购和水货,“就算你今天月入百万,明天也随时有夭折的可能。”

  坚守者:中差评就像个噩梦

  关于中评和差评,施玉洁似乎比其他卖家更为敏感一些,这或许与她在淘宝上卖的东西有关——国际一线护肤品,这类商品不像照相机、手机,有客观的评价标准。每个人的肤质不同,因而再大牌再正宗的护肤品效果可能也会不同。

  施玉洁是无数悬浮在中间层次的小卖家之一,她2006年12月进入淘宝网成为职业卖家,一度离开,最终回归。如今小店级别为1个皇冠,她还注册了公司,业绩不好也不坏。有时在电脑屏幕前,她依然会想起刚开店那会儿整整4个月没有一笔生意的痛苦经历,正因为小店是自己一手一脚辛苦带大的“孩子”,所以,她对信誉十分看重。

  开网店,中差评无可避免。施玉洁常常会收到莫名奇妙的中差评,“在你家买的护肤品,怎么闻起来和专柜味道不一样?肯定是假的!”“你家护肤品的盒子比专柜长了1厘米,假的吧!”……每次看到这样的评价,她都要郁闷好几天。

  她说,货源全部是直接从厂家进的,国际品牌则在国外网站订购,“绝对都是正品”。末了,她突然问记者:“我说是正品,你相信吗?”

  我答不上来。就算她拿出所有的小票单据、标明是快过期产品并降价促销,但谁也不敢轻易相信,因为市场上的假货太多了。

  她无奈一笑:“如果这个产品是专柜出售的,附带发票,消费者会不会还有如此质疑?”

  但网店一般不提供发票。接受更便宜的价格,意味着消费者必须承担相应的风险。基于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,淘宝网独创了一套信誉评估系统,包括描述相符、服务态度、发货速度等指标,购买过产品的买家可通过评论商品和打分,给后来的买家提供一些建议。对于一家网店来说,信用体系决定卖家的“基因”是否优秀,也是消费者选购商品时的重要参考标准。中差评多了,拉低了店铺动态评分,消费者很可能被“吓退”。

  对于每一个卖家来说,中差评都是一场噩梦。收到中差评后,施玉洁一定会主动找到买家,希望通过解释,让其在一个月内收回中差评。有一个南通的客人,此前长期使用激素产品,皮肤过敏流脓,在施玉洁的店中买了些小样护肤品,皮肤变得更差,这位客人的老公连着给了6个差评。为了取消差评,施玉洁自己掏钱将夫妇俩接到上海,为其做皮肤测试、护理,“卖个小样没赚多少,我却多花了几十倍的钱,才说服他们取消差评。”

  碰到通情达理的买家,解释能有用。施玉洁说,最怕遇到买家故意给差评,有时候,无论如何沟通,对方都会说“我就是想给你差评,你奈我何”,还有的时候,买家甚至会倚仗差评开口敲诈。“在淘宝网,有一批职业买家专门通过这种方式敲诈卖家。”施玉洁说,她已经碰到过好几次,在这些“凶神恶煞”面前,卖家成了弱势者。

  绝大多数时候,她都忍了。在她看来,生意还是要一直做下去的,在淘宝生存,注定要和中差评作斗争。来源:东方网-文汇报

上一篇:紧急通知:恶意软件正在破坏qq安全运行
下一篇:承接诚信通商铺产品发布任务
收藏本页】【返回】【打印】【关闭】【回到上面
 

地址:苍南县龙港镇人民路550号2F  邮编:325802  国家ICP备案号:浙ICP备0801897号

加微信号:lgwzjscn   业务咨询:15558817881   E-mail:admin#lgwzjs.cn (#改为@)  

建站客服: 75587745   17039701   50945145   49003571  

资质瑞星安全认证

2008-2013 ©苍南明轩网络科技

浙ICP备0801897号

岗亭

浙公网安备 33032702000482号

http://www.lgwzjs.cn


关键词:龙港网站建设,苍南网站建设,龙港网站更新,龙港做网站,龙港做网站的公司,龙港网站设计,龙港网页制作,龙港建网站,苍南做网站的公司